正在此间出席八国集团同发展中国家领导人对话

2018-12-16 15:04字体:
  正在此间出席八国集团同发展中国家领导人对话会的中国

导读:星球表面无法生存,可以转移到地下啊。金星表面如此多的建筑废墟,这说明金星在很久以前确实有文明存在,有外星人存在。太阳系中,还有一颗行星是比较神秘的,那

这女外星人是谁?火星原著居民?不过,现在科学家 对该照片做出了回应,照片中这个所谓的“女外星人”其实是一个人形火星岩石 ,照片所摄地区曾经是一片非常古老的湖泊,现在已经干涸成砂岩和泥岩层了,30亿年的时间这些砂岩会堆积成一些形状,而其中有一些类似人形也不足为怪。

邵振维,湖南浏阳县丰裕乡人,1905年2月生。她的家坐落在风景优美的五虎山下,门前一池清水,屋后几丛翠竹,附近有一个较大的石膏矿,所以丰裕乡又被称为石膏乡。她父亲是邵氏宗祠小学的教员。她11岁随父亲进小学读书,是全校惟一的女生;毕业后升入毛公桥的卓然高小。这所学校聚集了郭起等10多位进步教师。他们关心时事,对邵振维影响较大。刚从这里毕业到省会长沙从事革命活动的进步青年田波扬、潘心元,常寄回一些进步书刊和他们办的《新民》杂志,对邵振维的影响是极大的。

1921年寒假期间,潘心元从长沙回到家乡伍家渡办农民夜校,邵振维找到潘心元,了解长沙和全国的政治形势,询问革命的道理。通过潘心元,她又结识了田波扬。邵振维常与潘心元的妻子周坤元、田波扬的妻子陈昌甫来往,向她们借阅书报。革命思想逐渐在邵振维的头脑里萌发。

1922年夏,17岁的邵振维从卓然高小毕业。她有志于教育事业,到县城考上了设在迎佛寺的浏阳女校师范班,也称迎佛寺女校。

1923年3月,湖南外交后援会浏阳分会成立,邵振维积极参加了分会的工作。她邀了几个女同学和长沙来的男学生一道,奔赴东乡官渡镇、南乡枫林铺等地进行反帝宣传,演出《二七惨案》《旅大始末》等文艺节目。

1924年冬,中共湘区委员会派潘心元回浏阳,成立中共浏阳农村特别支部。1925年5月青沪渗案发生后,邵振维在潘心元的指导下,发动一大批女校师生,在县城广泛开展反帝宣传。在这一年的暑假,经潘心元和伍志方的介绍,她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了浏阳女学生中最早的党员。

在国共合作和工农运动蓬勃发展的形势下,北伐军挥师入湘。1926年7月,叶挺率国民革命军第四军独立团进入浏阳。浏阳县城民众,夹道欢迎独立团。这一天,邵振维参加了女学生组成的宣传队。在军民联欢会上,她把写有“民众救星”和“劳苦功高”的两面锦旗献给了叶挺。

独立团团部设在城北谭家大屋(维新志士谭嗣同的旧宅)。这时,邵振维负责组织支前工作。她带领女学生把茶水抬到河边,为在浏阳河畔沙洲上操练的战士解渴;发动妇女为北伐军洗补衣服,护理伤员;还带领女校学生宣传队,到部队驻地演出。

9月15日,邵振维同邹顺四、董维等4人,作为妇女代表参加了在城北重阳山下孔庙召开的中共浏阳地方委员会第一次党员代表大会。会后,她受党组织的委派,负责推销“支援北伐公债券”的工作。她深入城乡,主持了10多场报告会,任务完成得又快又好。接着,她又奉派协助朱建盛筹建县总工会的工作,并当选为县总工会执行委员和女工部部长。

11月下旬,邵振维作为县总工会的代表,参加由国共两党、县政府及工农商学等团体组成的“浏阳县公法团联席会议”。她是联席会议的9个委员之一。在这一工作中,她处处捍卫共产党和工人阶级的利益,忠实地履行着自己的职责和权利,在联席会议中发挥了党员的中坚作用。

石膏乡做妇女工作,筹建乡妇女联合会。她深入贫苦农民家庭,一面帮助妇女缝补衣服,照看小孩;一面向妇女解释国民革命的政策,动员妇女为维护自身的利益而斗争。当时农村童养媳很普遍,许多女孩子受到非人的待遇。她建议乡农民协会颁布一项法令,帮助童养媳解除婚约,受到了广大妇女的支持。她还对虐待媳妇的人进行批评教育;对凌辱妇女的恶霸地主,开会斗争。广大贫苦妇女感到有了依靠,都把她看作贴心人,纷纷向她申请加入妇联。

有一次,邵姓族长在祠堂里祭祖摆宴,禁止妇女参加。邵振维知道后,带领几十个妇女抢先进入祠堂。酒席刚刚摆好,她们就一拥而上,入席占座。气得族长在厅堂直跺脚,哀叹“人心不古”,却又无可奈何。

为了解决贫苦农民年关少米缺粮的问题,邵振维曾找当地一位姓詹的大地主,请其将一部分粮食平粜给农民。遭到詹的拒绝后,她就带领群众将他家的谷仓打开,挑出100多担谷子,用平价卖给饥民和佃户。

1927年2月,县公法团根据湖南省惩治土豪劣绅暂行条例,成立了浏阳县特别法庭,由邵振维与郭起、罗纳川等人担任审判员。特别法庭于5日在县教育会坪召开了万人公审大会,审判擅自将不肯缴枪的普安团总张梅村放走而又企图搞叛乱的县警备队长唐秉忠。邵振维宣布唐秉忠的罪行,当场枪决。当国民党平江县长出来辩护,并把这件事说成是国共两党的纠纷时,她立即代表浏阳县各界群众团体,致电湖南省政府,要求撤换县长。接着,特别法庭马上大张旗鼓地在县城召开大会,公审土豪劣绅,处决了7个民愤极大的恶霸。城郊枨冲乡3000多农民,还将作恶多端的邱少端捆绑来县,请求判刑。她满足了农民群众的正义要求,在判决布告上盖了特别法庭的大印。古港区有个破坏农民协会的反动分子萧芳莲,被农民抓获。萧芳莲的妹妹曾与邵振维同学,跑来请求赦免,遭到她的严词拒绝。农民都称她是“铁面无私的女法官”。

2月中旬,在浏阳县第一次妇女代表大会上,邵振维被选为委员。在此期间,她还被增选为中共济阳县委委员。在庆祝三八妇女节时,她为打破过去不准妇女进孔庙的恶习,特地将大会主席台搭在孔庙大成殿前的“陛阶”上。这一天,她担任大会执行主席,英姿焕发地站在“陛阶”上发表演说。会后,她手执一面写着“总指挥”的小红旗,带领妇女上街游行。

这年3月,湖南省政府批准罢免国民党平江县长的职务的电请。县公法团联席会议接受中共浏阳县委的提名,将邵振维作为共产党方面的县长候选人。经民主投票,她当选为浏阳县县长,成为该县有史以来第一位女县长。

邵振维担任县长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协助县委加强革命武装建设。一支新型的浏阳工农义勇队建立了(后来成为第三团,跟随毛泽东上了井冈山)。为了建设好这支部队,她采取募捐和紧缩地方财政开支等办法,赶制军服,使上千名队员换上新装,腰扎皮带,队伍雄壮。

当时正是春荒时节,邵振维以县政府的名义发布公告,责令地主平粜粮食;并组织清算公产委员会,清查被土豪劣绅侵吞的公共财产,用以兴办公益事业。

对有条件的区乡,邵振维还试行平分土地。从3月下旬开始,县政府批准北区的枫浆乡、西区的白关乡、南区的孙家

,由乡农民协会主持插标分田。她自己来到枫浆乡,具体指导分田工作,并取得了成功的经验。5月3日,省农民协会来电祝贺枫浆乡分田运动的胜利。

为了活跃农村经济,提高农民的生活水平,邵振维召集专门会议,研究建立县、乡各级生产合作社和消费合作社的问题。在很短的时期内,红茶、土布、鞭炮和竹木制品等合作社纷纷建立起来了。古港区的红茶合作社,组织茶农采制红茶700多箱,运往长沙、武汉销售。

邵振维还发布了查赌、放足和改良习俗等命令。在查禁鸦片活动中,仅古港区就没收鸦片42箱;在沙市区收缴了烟枪烟灯120多件,都当众焚毁。

在中共五大召开期间,邵振维接到了参加五大的潘心元从武汉寄回的信。信中针对蒋介石在上海发动的四一二政变,以及根据毛泽东提出的建立农村政权和武装农民的主张,强调指出:“不管遇到什么情况,也必须加强武装,不断地扩大自己的力量,力争在短期内成立一个师,搞到三千人枪,同时要把农民自卫军训练好。”根据这一意见,她组织县委认真执行,并立即在全县掀起了扩大农民自卫军的热潮。报名参加农民自卫军的有好几万人。

5月21日,长沙发生了马日事变,中共临时湖南省委决定发动长沙附近各县的农民自卫军,于5月31日围攻长沙。邵振维同潘心元执行了这一决定。在一夜之间,从东乡到北乡200里的道路上,都是络绎不绝的农民自卫军战士。他们自带干粮,扛起锄头、鸟铳等武器,向长沙方向开去。

永安镇是浏北大镇,距长沙只有60华里。5月30日晚上,浏阳几万农民自卫军在这里集结,自卫军指挥部就设在这里。在当晚的军事会议上,决定将农民自卫军分成两路纵队进攻长沙,指挥部由邵振维留守。但她坚决要求去前线,潘心元同意她随一路纵队行动。

5月31日晨,浏阳农民自卫军分别在浏阳门、小吴门发起攻击,曾给长沙守敌造成很大的威胁。但由于孤军深入,自卫军也受到了一定的损失,邵振维被流弹擦伤了左臂后奉命撤退,她随农民自卫军一起回到了永安镇。

农民自卫军一退,许克祥便指挥军队下乡“清剿”,长沙附近顿成血泊火海。年初从浏阳监狱逃往长沙的普安团总张梅村,也拼凑起“反共义勇队”,配合许克祥的军队,叫嚣“要荡平浏阳”。在这三湘四水黑浪翻滚的形势面前,浏阳县除西区一隅因紧靠长沙,被许克祥的军队占领外,全县绝大部分地区仍由潘心元、邵振维所指挥的工农革命武装所控制,他们英勇顽强地同敌人战斗。

1927年7月,浏阳工农义勇队开赴平江;后又退驻江西铜鼓;不久,参加湘赣边界的秋收起义。邵振维奉命留在浏阳,与从长沙撤出来的省委工运特派员郭起等,带领一支小游击队,活动在县城四周,伺机打击敌人。

这时,新任国民党浏阳县长王紫剑,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他一到任,便悬赏500光洋,发誓要生擒邵振维。不久,湖南省国民党当局又派阎仲儒为平浏“清乡委员会”主任,率部进剿浏阳,与王紫剑一起,更加疯狂地屠杀群众。不到一个月,全县惨遭杀害的就有数千人。人称“阎王清箱(乡),百姓遭殃”。

形势越来越严峻,环境越来越险恶。为了适应情况的变化,邵振维将游击队化整为零,分散活动。自己回到石膏乡,凭借家乡熟悉的地形和群众的掩护,继续与敌人周旋。她在五虎山组织了一支暴动队,一夜行程数十里,往来于石膏和大桥之间,随时打击当地的反动分子。她还在罗冲召开群众大会,向一些反攻倒算的土豪劣绅提出警告。她在卓然还处决了三名清乡队员和1名叛徒。五虎山有共产党的消息,十传百,很快在全县传开。一些受压迫的农民又开始挺起胸脯走路,有的人甚至跑到地主家里对地主说:“你要把收了我们的梭镖保管好,以后我们还要办农民协会的。”

10月,邵振维来到砰山丰福岭芭蕉冲,参加潘心元在这里召开的县委扩大会议,部署继续组织武装斗争的问题。这时,省委特派员夏明翰也来到浏阳蒿山,与潘心元一起领导武装斗争。在会上,邵振维见到了郭起、赵贵金、伍志芳等战友。根据会议的决定,大家分别在东三里、石膏、淳口等地恢复党的基层组织,发动群众抗租、抗粮,她分工负责石膏乡的工作。

“挨户团”头目张梅村得知邵振维在石膏乡活动,立即从西区调来大批团丁。敌人抓不到她,就把她的母亲打得死去活来。

邵振维听到母亲遭打的消息,痛哭失声。在11月初的一个深夜,探望躺在床上的母亲。不料,家里早有暗探监视,她刚一到家便被敌人包围了,外面一片狼嚎鬼叫:“要抓活的!”突围已来不及了,她的侄女邵国梅突然冲出屋子,想把敌人引开。她不愿侄女为自己牺牲,随即追了出去,大喝一声:“不要胡来,邵振维在这里!”侄女脱险了,十几支黑洞洞的枪口一齐对准了她,并连夜将她押往浏阳县城。

邵振维刚被押到县城,王紫剑、张梅村立即在县署衙门提审,当他们得不到所要知道的情况时,就对她动用种种酷刑。敌人把她绑了老虎凳上,由两名打手轮流抽打;又拿来一只烧得通红的烙铁,在她肩膀上烙烫,烧得皮肤“吱吱”作响,直冒青烟;最后往她的腿下垫砖,她的两只膝盖骨被压断依然坚贞不屈。王紫剑、张梅村无计可施,决定杀害她。1927年11月6日,敌人将双腿已断的邵振维用箩筐抬着,押往南门外的状元洲。她忍着伤痛,沿途高呼:“同胞们,共产党是杀不尽的,共产党一定还会回来的!”

下一篇:没有了

产品分类CATEGORY

联系我们CONTACT

全国服务热线:

地 址:
电 话:
传 真:
邮 箱: